苦等3年 博纳影业再度冲A

在首次披露招股书将满3年之际,博纳影业携最新招股书再度冲A。

8月24日晚间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博纳影业本次拟发行股票数量不低于1.22亿股,拟募集资金14.25亿元,与2017年申请时保持一致。

早在2017年申请A股上市之前,博纳影业总裁兼CEO于冬就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回归A股,我们不考虑借壳,会老老实实排队。”

如今,三年过去了,“老实”的博纳影业仍在排队。据中国证监会披露,截至8月20日,在深交所中小板申请IPO企业中,博纳影业排在第6位,状态为“已反馈”。

这一次,博纳影业能等来好消息吗?

苦等3年

公开资料显示,博纳影业是国内首家从事电影发行业务的民营企业,公司的主营业务为电影的投资、发行、院线及影院业务。

2010年9月,博纳影业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影视企业。当时的敲钟现场,博纳影业风光无限,更有国际影后巩俐相伴于冬身侧。

然而,热闹过后便是无尽的沉寂。据悉,博纳影业在美上市后,股价表现一直颇为疲软,市值最高时也仅有60亿元。于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坦言博纳影业被低估。

今年7月25日,于冬在央视播出的《对话》栏目中直言,自己后悔美股上市,因为美国投资人眼中只有好莱坞,而博纳的观众和市场还是在中国,所以这让博纳体会到在国外的孤独,从而也错过了国内电影市场蓬勃发展的阶段,相当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16年4月,博纳影业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6个月后,博纳影业完成25亿元的A轮融资,由阿里影业、腾讯领投。除了知名企业,2017年3月,博纳影业又引入了张涵予、黄晓明、章子怡等明星股东。

在齐聚了“星光熠熠”的股东后,2017年9月,博纳影业正式开始了A股征程。

然而,当时,包括影视、游戏等四个行业的上市面临收紧,再加上当时影视行业并购泡沫频频破裂,影视企业的A股之路均不太顺畅。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开心麻花、新丽传媒、华视娱乐、和力辰光等多家影视公司暂停或放弃已经提交的IPO进程,其中新丽传媒随后“改嫁”阅文集团,实现弯道上市。

2019年3月,证监会对博纳影业的上市给予了反馈意见。但同年7月,作为审计机构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因康德新财务造假事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博纳影业被迫中止审查。

记者注意到,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当前,博纳影业的审计机构已经变更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而瑞华仍为其2017年的主要验资机构。

上半年业绩惨淡

相较于资本路上的曲折,博纳影业的投资路则相对顺风顺水。

据招股书披露,经营多年来,博纳影业累计出品影片超过250部,其中有10部影片票房超过10亿元,67部影片票房超过1亿元,累计总票房超过350亿元。其中,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红海行动》和《中国机长》的票房收入在国产电影史上分别位列第四位和第九位。

优异的票房表现,也直接转化为主投方以及主发行方的业绩。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博纳影业营收分别实现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3.1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56亿元、1.76亿元。

博纳影业对于政府补助的依赖性较强,且逐年增长。2017年-2019年,博纳影业计入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6755.41万元、1.022亿元和1.56亿元,占同期净利润的比重分别高达33.95%、38.71%、49.52%。

然而,即便头顶主旋律商业大片“爆款制造机”的称号,博纳影业也难敌新冠疫情的来势汹汹。

今年上半年,博纳影业的营业收入为7.55亿元,营业利润为5836.31万元,净利润为2680.0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剩793.11万元。

招股书指出,今年疫情将对博纳影业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将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50%以上。

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可实现营业收入21.27亿元,同比下降31.73%;预计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大幅下降44.03%;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母净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33.64%。

在国海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朱珠看来,这一预测相对客观。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上半年,博纳影院扣非后净利尚不到800万元,而目前已知的重点项目仅有春节档撤档的《紧急救援》,且尚未定档,叠加行业复苏的不确定性,博纳影业要想实现全年超1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的预测目标不容易。

影院扩张意图不变

除了电影投资和发行,影院业务也是博纳影业的重头戏。

截至2019年底,博纳影业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投资建成并管理79家五星级标准现代多厅影城,银幕总数654块。

在此基础上,博纳影业还在谋求扩张。据招股书披露,博纳影业计划通过IPO募集14.25亿元。募集资金将用于投入电影项目以及电影院项目。其中电影院项目拟募资8.19亿元建设35个影院,与2017年披露的计划一致。

最新进展显示,本项目于2018年起开始实施,截至2019年末,上述建设项目中临汾明珠金港、杭州临平银泰、大连万科城市之光等10个项目已建设完毕并开业。

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疫情暴发以来,影院作为密闭性人员密集场所首当其冲,博纳影业也难以独善其身。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其影院收入仅为4129.01万元,同比骤降92.74%,毛利为-15041.8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24435.23万元。

再加上,疫情期间,无论是国内还是在海外,多部电影转至线上发行,一些新兴的流媒体企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话语权越来越重,且无论是从票房收入还是从吸引会员来说,表现都可圈可点。与此同时,不少中小影院破产倒闭,处于生死边缘。因此有观点认为,未来,影院的生存空间将受到挤压。

那么,在此背景下,博纳影业仍在募资扩张背后的考量是什么?

对此,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内容创作,影院体验和院线密度是电影业三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所以构建院线网络也是博纳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础。今年影院亏损主要是受疫情冲击,把供给侧给限制住了。因此,随着疫情的企稳,影业的供给和消费依然不是问题。

朱珠此前也表示,网大VS院线电影,是增量补充关系,经过洗牌,生存下来的影院在资源、资金、资本等方面均具有优势,可以抢走出局公司已有的市场份额。“目前留下来对的都已经在加码主业了”。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万达电影、金逸影视、横店影视等均在加码扩张,其中万达电影更是募资约40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

未来,在巨头的竞争中,博纳影业能分得多大蛋糕呢?

黄金城网址_黄金城棋牌app_新黄金城hjc